小鱼儿情感咨询机构承诺能复合?挽回爱情失败她要求退款遭拒

 

  为挽回一段爱情,张女士花4800元求助情感咨询机构,收到“不算难”、“一个月时间足够了”、“好好配合…问题不大”等口头承诺后,她跨越千里,从贵州到杭州与前男友见面。然而就在这关键的几天,咨询老师休假了……

  “关键时期”过后,咨询老师又要她与前男友断联,然而却发生了预料之外的后果:国庆期间,前男友与现女友完成订婚。

  张女士很失望,提出终止服务并退款。该情感咨询以其“自己打算放弃”为由,拒绝退款,相关咨询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其公司没有违约,张女士描述的信息不完整,目前接到其多方含有“不良事实”的投诉,已不堪其扰:“如果她继续骚扰,我方将走法律程序”。

  “不是我想放弃,我也不想放弃他。”张女士表示,她对老师的服务不满意,是老师的建议导致她没有机会复合了。

  相恋一年多后,杭漂张女士与前男友走到了尽头。离开杭州回到家乡贵州,因为和平分手,她与前男友依然保持着联系,放不下这份爱情。

  以往每次和前男友发生不和,张女士喜欢到百度贴吧,逛一个叫“情感挽回”的话题。这期间,她陆续收到一些关于情感挽回咨询的广告,就这样,她加上了“成都小红伞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工作人员的微信。小红伞给她留下了不错的印象:“我一遇到什么问题,就会问他们,他们会站在我的角度去分析,态度挺好的。”

  9月10日左右,张女士得知前男友有了新女友,感到很崩溃,但她没有放弃。想起躺在微信通讯录里的“小红伞”,张女士决定向他们求助。

  9月18日,张女士和小红伞签订服务合同,协定分两期支付4800元咨询服务。“其实前男友还在摇摆,我想争取一下,小红伞通过微信或者电话跟我指导。”张女士称,签订合同第二天,小红伞方面让她看书学习提升自己,第三天开始指导。张女士说,通过咨询她的确感受到,自己很多地方做的不够好,例如PU值(给男方的安全感)偏高。

  合同签订前的沟通中,小红伞方面告诉张女士:“你的这个案子不算难,一个月的时间足够了。”此后张女士经过了挽回爱情的“关键时期”,小红伞方面依然告诉她:“你的案子不算特别难,只要你好好配合导师,洛某(化名)老师也说问题不大。”

  关键时期发生在9月23日,星期一。刚刚过去的那个周末,张女士从贵州赶往杭州赴约,与前男友见了一面。

  “……昨天中午他带我出去吃饭和射箭,我们也没有聊很多,吃饭的时候他突然说要和我讲那个姑娘……现在我们这种距离,真是近也不是,退也不是,不知道怎么打破僵局了。”

  情况并不理想,张女士找到小红伞求助。张女士提供的微信聊天截图显示,小红伞客服微信回复她:“……这边马上联系老师,或者你也可以直接拨打老师电话。”此时洛某回复她:“他要说你听着就行,这次见面我说过你是改变印象”、“挽回是不太可能的”。她听到咨询师说不可能便没有再打电话。

  张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周一是其咨询老师洛某的休息时间。随后客服继续回复:“明天老师具体跟你讲接下来怎么做。”并再次强调:“有紧急情况可以随时拨打老师电话,老师都会第一时间帮助你。”

  关键时期过去后,张女士称,洛某要她和男方断联,但事情恶化,发生了不适合挽回的后果,“他们国庆期间订婚了。”为此,张女士以错过关键时期、挽回失败、断联导致男方确定关系等为由,要求小红伞方面退还2400元,“我不会继续(咨询)了,请退我一半费用”。

  在张女士要求退款后,聊天截图显示,洛某告诉张女士:“如果你自己打算放弃的话,公司是不回退款的……老师可以帮助你转为提升课程或者脱单课程的。”张女士拒绝了:“我对老师服务不满意,是老师的建议导致我没有机会复合了,不是我想放弃,我也不想放弃他。”

  11月5日下午,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成都小红伞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相关工作人员反复向记者强调,其公司没有违约、合法正规,目前已经收到张女士在多个部门的投诉,其中含有“不良事实”,已不堪其扰。而张女士是单方面终止合同,其公司因此不会向她退款,具体服务权利义务也落实到了双方的合同中。“如果她继续骚扰,我方将走法律程序。”小红伞方面多次告诉记者。

  洛某告诉记者,9月23日她正在休假,正带着孩子在迪士尼游玩。但如果张女士打电话咨询,她肯定会帮助她。记者注意到,双方的合同的确写明“工作时间为工作日”。

  张女士告诉记者,因为前男友经济紧张,她曾询问老师要不要给他转钱帮一下,老师建议她不要转,小鱼儿!但因为心疼前男友她还是转了,“客服就拿这个来说我,私下操作”。记者注意到,双方的合同中的确存在如张女士不配合,小红伞方面不予退还咨询费的条款。

  洛某有要求过张女士与男方断联吗?记者注意到,在聊天记录中,洛某没有否认她曾要求张女士与男方断联。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洛某说是要具体看聊天记录。那么,这与之后的挽回失败有无直接关系?张女士私下给前男友打钱,是否影响挽回?洛某回复记者,因为其公司和张女士之间有保密协议,所以不能把具体咨询情况告知记者,“如果我们公开了,怕她又拿侵犯隐私说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