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号楼工作室 新浪财经出品

 

  一位餐饮从业者告诉8号楼,“没有一个想赚钱的人,可以抵抗得了茶饮的暴利”。

  根据美团点评发布的一份2019中国饮品行业趋势报告显示,茶饮市场的主力军是30岁以下的女性。

  在瑞幸APP上,已经新上架8款小鹿茶系列,售价在24-27元,与咖啡价格相当。与早前卖咖啡的补贴策略一样,瑞幸再次推出了“充10赠10”的活动。

  将近两个月前,5月17日,瑞幸咖啡登录美国纳斯达克市场,以17美元发行价开盘。仅4个交易日破发,5月22日晚间,以当初17美元的发行价开盘,随后一路下跌。截止收盘,股价跌至14.75美元,跌幅达到14.89%。截止发稿,7月8日收盘时股价为19.13美元。

  上市后,瑞幸尚未发布过财报。但根据其此前发布的招股书,到2019年Q1,仍旧是亏损状态,尚未盈利。

  对于此次进军新茶饮市场,一位消费者对8号楼表示:“瑞幸可以卖一切”。对于瑞幸,可以卖一切有希望盈利的。

  根据瑞幸的计划,将在全国40个城市近3000家门店推出10余款小鹿茶产品。在此之前的四月,瑞幸在其官方APP上就推出过四款茶饮供用户选择下单,这也是小鹿茶的测试。

  对于进军新茶饮的原因,瑞幸咖啡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郭谨一表示,“经过20个月的快速发展,瑞幸咖啡的网点布局更多,产品深受用户喜爱,客户复购率持续提高,品牌知名度也不断提升。茶饮与咖啡已经成为最受办公室年轻人欢迎的两大饮品。进军新式茶饮是瑞幸咖啡的既定战略。”

  此次的战略升级或许表明,瑞幸既要在咖啡市场上与星巴克继续争夺用户,而在茶饮市场上,也要和喜茶、奈雪这些茶饮市场上的领头者争一份天下。

  一位餐饮从业者告诉8号楼,“没有一个想赚钱的人,可以抵抗得了茶饮的暴利”。

  北京商报曾经采访过一位不愿具名的茶饮投资人,他表示,目前市面上的台湾奶茶门店毛利最高能达到85%,如果采用比较优质的原材料香港铁算盘4987,毛利也能达到70%,这其中还包括茶饮的包材等物料。“茶饮毛利相对很多餐企而言是非常高的,这也是吸引投资人的重点。”

  而根据美团点评发布的《新消费、新市场、新方向——2019中国饮品行业趋势发展报告》,2018年第三季度,全国现制茶饮门店数达到41万家,一年内增长74%,同时,伴随着消费升级的逐步下沉,现制饮品业未来在二、三线城市拥有巨大的市场发展空间。

  高毛利和看好的发展前景,或许这正是瑞幸进军新茶饮市场的根本原因——要盈利。

  毕竟瑞幸此前的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8年和2019年Q1,其净亏损分别为5637万元、16.19亿元、5.52亿元,累计亏损为22.27亿元。有人计算过,每卖出一杯咖啡,瑞幸就要亏损20元左右。

  对于这种计算结果,瑞幸内部十分反感,曾有接近瑞幸的相关人员对8号楼抱怨:瑞幸成立一年多就开了2000多家门店,还有那么多设备,这些都是资产,一杯亏损20元的计算逻辑就不对。

  当时亦有不少文章探讨瑞幸模式,看好其提出的与星巴克“第三空间”经营理念想区别的“无线场景”理念。

  在其上市前的一个多月,还有过一次动产抵押,抵押物为咖啡机、奶箱、粉仓,物品所属地遍及北京、深圳、上海、广州等多地门店,共有100家之多,抵押权人为中关村科技租赁有限公司,被担保债权数额为4500万元。

  瑞幸当时对外表示,这是一笔常规的设备融资租赁,符合其轻资产运营的大思路,保证资产价值最大化。

  但瑞幸的辩驳多少显得有些苍白。瑞幸提交的招股书中,其2018年的经营性现金流出为13.1亿元,投资现金流出12.8亿元,加起来就流出了近26个亿。2019Q1的经营现金流出则为6.28亿元。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其账上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1.59亿元人民币,不足以覆盖2019年的经营活动。

  上市之前,瑞幸主要通过股东出资满足现金需求。而它的上市,也被外界认为是当时唯一的出路。

  以烧钱的模式完成上市后,瑞幸多多少少缓解了一些资金压力,但是对于一家企业来说,挣钱是必须完成的任务。

  早在上市前,也就是2018年8月,瑞幸就已经宣布将会在所有的门店扩充轻食门类,提供三明治、沙拉、水果盒、酸奶、鸡肉卷等。

  2019年5月17日,瑞幸完成了首次IPO正式登陆纳斯达克。一周之后,瑞幸成立了其百分百控股的瑞幸烘焙公司,注册地在天津,注册资本2亿元,公司法人是瑞幸创始人之一,副总裁陈敏。

  根据天眼查显示,该公司的主要经营范围为糕点、面包零售,咖啡饮料、果蔬饮料的研发,自营和代理货物及技术进出口。这也被外界视为,瑞幸的第一次差异化发展。

  瑞幸此前的上市招股书中也披露,瑞幸与世界第三及法国第一粮食输出商路易达孚达成协议,双方将成立一家合资企业,在中国建设和运营一家咖啡烘焙工厂。

  很显然,瑞幸布局咖啡供应链的计划正在逐步展开。有分析认为,瑞幸咖啡从下游往产业链上游推进,希望通过提升食品供应链的自有比例,增加对于产品质量和创新的控制力。

  小鹿茶官选后,有媒体追问:多元产品布局的瑞幸咖啡,在未来“咖啡”两个字会不会去掉?

  6月中旬,自媒体燃财经报道,瑞幸咖啡内部正在筹划自助咖啡机项目,名为“瑞即购”。用户在APP上可以自动锁定距离最近的咖啡机,下单并获取领取码,在咖啡机扫码取杯现做, 30 秒就能制作完成。

  报道称,该项目是瑞幸咖啡下一步核心战略布局,预计近期将会在写字楼大堂、企业内部、学校等公共场所进行点位试验。

  紧接着6月27日,瑞幸咖啡旗下子公司瑞幸咖啡(昆明)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经营范围新增“自动售货机的销售;互联网销售;电子产品的维修;日用品出租”。

  不过在自助咖啡机这个市场里,竞争者也颇多。据公开资料统计,仅2018年就有咖啡零点吧、友饮咖啡、小咖、易咖、友咖啡、coffee now、星咖7家自助咖啡机相关品牌获得融资,友饮甚至在A轮就获得了华创资本亿元投资。

  燃财经曾披露过自助咖啡机财务模型,一台咖啡机每天卖9杯咖啡便可以覆盖成本,如果卖15杯以上就可以盈利。显然这样的模式,对于瑞幸有着极大的吸引力。

  在不断扩大产品线,进军新市场的策略下,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瑞幸,何时挣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