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左耳也听见世界

 

  双耳畸形被弃的“敬老院娃娃”来济治左耳右耳多次手术听力恢复,人也开朗了

  这次手术乐乐要推迟一个月回校,老师特地托人捎来了四年级课本,乐乐住院时也能学习。

  2015年8月1日,本报《孩子,你有最称职的“爸妈”》报道了不幸又幸运的敬老院娃娃乐乐。他双耳畸形从小被遗弃,被日照市奎山街道敬老院院长申家伟收养。乐乐在敬老院长大,还有了“爸爸”和“妈妈”。他们不仅给乐乐满满的爱,还努力为他治病。近日,“爸爸”申家伟带着乐乐来济南做第四次手术。此前,乐乐已完成右耳手术,手术后,乐乐变得更开朗,学习成绩也非常不错。

  25日下午,在山东省武警医院耳鼻喉科病房,记者见到在日照敬老院长大的男孩乐乐。11岁的乐乐正用手机津津有味地看动画片。乐乐的右耳已经“长”得和其他孩子差不多,左耳还在治疗中,新的耳廓比其他孩子更大。

  乐乐的双耳先天畸形,刚出生不久就被遗弃在日照臧家荒边防派出所,派出所民警把婴儿送到了申家伟任院长的日照市经济开发区奎山街道敬老院。申家伟收养了乐乐,成了乐乐“爸爸”,他还为乐乐找了一位保育师,马德英就成了乐乐的“妈妈”。

  申家伟说,和右耳一期二期手术之间隔了两个月不同,这次左耳在做完一期手术后,手术部位开始排线,扩张器外露,就紧接着进行了二期手术。现在,乐乐的左耳还在恢复期,怕他晚上睡觉的时候压到左耳,申家伟整夜都只能在一边看着乐乐,每天午饭后申家伟才能睡个安稳觉。

  双耳再造手术并植入巴哈助听器花费20万元左右,其中,耳廓再造往往被看作是整形,医保不能报销。苏法仁说,根据乐乐的实际情况,科室申请后经过医院开会讨论,将乐乐当作扶贫对象,实行精准扶贫,医院减免了乐乐右耳一、二期手术的部分费用,右耳三期手术、左耳全部三期手术医院则免去全部费用,总共能为乐乐免去十二三万元。

  申家伟有一个专门的笔记本,记录爷儿俩每笔伙食费和乐乐的病情。“这个留着,回去政府可以给报销。”乐乐整个治疗过程,日照市经济开发区民政部门也进行资助。此外,乐乐的助听器47000元,医院优惠了2000元,剩下的45000元则是一位不愿留下姓名的爱心人士捐助。

  二期手术需要切取自体的软骨,在肚子上开刀,拆线之后乐乐还要束着腹带。“前几天伤口突然挣开了,又打麻药缝的,这次住院心里跟坐过山车似的。”申家伟说,乐乐“妈妈”在敬老院用压面机时,手指受伤骨折,没有一起来。这次只有他一个人来,所以格外担心。“现在好了,每天只需要再消毒换药,吃一些消炎药。”

  “一开始他性格非常内向,现在外向多了。”苏法仁说,他接诊过很多像乐乐这样的孩子,小孩发现别人有耳朵,自己却没有,往往都会自卑和孤独。“我们手术给他们做一个正常的耳朵,不仅是治他们生理上的病,也是治他们的心病。”

  手术后,医院的腾护士长还为乐乐炖了鸽子汤送过来。“说这样伤口长得快。”申家伟说,医生和护士们都非常关心乐乐,经常到病房来看他,还帮忙收拾屋子和床铺。“等到出院之后,我想把受到的帮助都整理整理,好好感谢他们。”

  右耳完成手术后,记者凑近与乐乐说话时,乐乐听不太清。在戴上了与内置助听器相匹配的外置言语处理器后,乐乐就能听清了。苏法仁介绍,外置言语处理器相当于一个麦克风接收声音,声音引起的振动通过颅骨和颌骨传送到内耳,内耳里的液体推动毛细胞,沿着听觉神经一直传到大脑处理,乐乐就能听清楚声音了。

  申家伟说,不戴外置设备时,乐乐的听力还是差一点,但比原来要好一些。“有了耳廓之后,他能接收的声音振动要比原来多一些。”申家伟说,上课时乐乐一般不用戴外置设备,老师特别把他安排在第一排,而且就在乐乐旁边讲课。只有上英语课的时候,为了听得更清楚,就会戴。“他平常清静惯了,突然之间能听到,有一点声音都会觉得很清楚,所以有必要的时候才会戴。”

  老师们都对乐乐很照顾,课后还会把乐乐叫到办公室为他补课,乐乐自己学习也很认真。这次期末考试,乐乐数学95分,语文92分,英语95分。“唉,没考100分。”乐乐对自己的英语成绩不太满意。而申家伟最担心的就是乐乐的英语课,英语需要紧跟老师的发音,怕乐乐跟不上,申家伟还为乐乐报了英语辅导班。

  听力恢复后,乐乐说话吐字比之前好多了。申家伟说,乐乐之前有时候分不清多音字,“比如‘重’,两个读音差不多,他就分不清,现在吐字清楚了,发音也标准了。”虽然一直在治耳朵,但申家伟与苏法仁一起定下的治疗计划,多数是在暑假和寒假期间做手术。除了2015年9月右耳一期手术出院后,因右耳还裹着厚纱布,很脆弱怕碰,而休学了一年,其他的几次手术后,乐乐都正常回学校上课。“已经上完了三年级,现在乐乐是四年级学生了。”抓码王62期彩图